保加利亞酒的未來

August 11, 2014

保加利亞酒抵達香港已數年,但未必每個酒友也聽過甚至試過,世界上已很多造酒大國,為什麼要認識保加利亞這東歐的小國土? 歷史會告訴你它已有數千年的釀酒歷史,但比歷史格魯吉亞應該更久,甚至追朔6000年前用黏土製成的Qvevri壺釀酒開始。50年代保加利亞因得寵於蘇聯被點名大量供應葡萄餐酒到當地,70年代因性價比高而成為英國五大葡萄酒進口國,當年甚至連首相邱吉爾也十分喜愛,但後因產量過剩,國民紛紛投入生產,令質量下降,加上到80年代戈巴卓夫的反酒精法令出口一厥不振,令很多葡萄園被荒廢,剎那間很多田地如同死城。到了90年代市場開放,令很多田地能被外資私有化才能從新開始,投資者普遍認同優質葡萄酒才能打動人心,有些創業家繼續尋找理想地,有些更將釀酒技術提升至國際水平,很多已不是當年的普通貨色,甚至擁有極佳陳年潛力。

論質素,保加利亞酒若能因為其風土關係反映出其自身特色,甚至能形成一個極佳的酒區,才配說是有潛質釀世界級名酒的國家,像澳洲果香豐盈的巴羅莎谷(Barossa), 意大利芳厚複雜的皮蒙特區(Piedmont),德國礦果平衡的摩澤爾產區(Mosel)和奧地利青果香料的瓦豪區(Wachau)等。而保加利亞主要分 成北面的Danubian Plain和南面的Thracian Lowlands,南部酒多具成熟果香和結構分明,西北部一般屬優雅和長壽型,而白酒主要種植在東北一帶。梅諾和赤霞珠主要都在南部種植,但當你有機會試 試,便知這地區不難孕育出世界級葡萄酒。

被譽為最佳保加利亞酒莊的Domaine Bessa Valley座在中南半部,得到波爾多尊敬的Neipperg伯爵投資,全因地段得天獨厚,皆因中部有羅多彼山脈(Rhodope Mountain)連接,內陸氣候影響,非常乾爽,日夜和季節性的溫差幅度頗大,但東面的黑海能帶給果園一些地中海氣候,令夏天延長,對葡萄熟成有很大的 幫助。這也令梅諾葡萄產生微妙的分別,令果粒細小,皮肉比例均衡,令果香更盛,複雜感更能展現,這也是跟法國聖艾美濃區不同之處。釀酒師Marc Dworkin把葡萄樹的高度提高,縱而令通風效果更高和收緊水分,自然地令生產量降低,但慶幸地方夠寬趟,才不致於產量過低情況。但酒莊的旗艦酒BV, 每年只產7000瓶,果香豐厚,單寧溫柔地覆裹著舌頭,也是兵家必爭之物,喝一口立刻想囊取留給自己和好友享用,喝了幾口,桌上的京鴨和東坡肉立刻被掃清 光。看著古今保加利亞酒的變化,巴庫斯也定沒想過原來跟中菜是絕配,難怪英國酒作家Jancis RobinsonHugh Johnson也點名多次提起一定不要錯過Domaine Bessa ValleyEnira酒款,特別是Enira Reserva 2008Jancis Robinson""一瓶絕對不夠,因太美味了! "以後當提起保加利亞酒,應記得Domaine Bessa Valley這名字。風霜過後,絕地重生,應是保加利亞的寫照,將來甚至可能有更多極佳的酒款陸續會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