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香港法律,不得在業務過程中,向未成年人售賣或供應令人醺醉的酒類。
Under the law of Hong Kong, intoxicating liquor must not be sold or supplied to a minor in the course of business.

那年夏天,寧靜的‧‧‧‧‧‧

November 20, 2018

不知是不是職業病,有時候每當我看一齣電影,都會不其然想拿起酒杯來喝,有趣的是,往往電影中的情節會影響到酒的味道,不管是好是壞,反正就彷彿將光影裡的世界投射到杯中。

 

上星期筆者就看了一齣快將三十年前的電影。1991年,由殿堂級日本電影大師北野武執導的《那年夏天,寧靜的海》。其實一聽片名,就覺得整件事很不“北野武”。這位以暴力美學見稱的演員兼導演,是如何拍出這種小清新的電影?

 

戲中的男女主角皆是聽障人士,從來聽不到外面的語言,也聽不到海的聲音。在他們的世界,一切皆無聲。男主角由一開始到結局,執迷的,卻只有滑浪,和一片寧靜的海。主角一開始被譏笑,被否定,誰又會相信一個聽不到聲音的人,拿著一塊從垃圾房檢拾過來的破衝浪板,會成功學會滑浪?沒有人相信,至少他相信。或者就是因為聽不到旁人的冷嘲熱諷,讓他可更專心的滑浪,也慢慢改變了身邊的人。

故事也算不上是老掉牙的勵志橋段,對我而言,這是一個關於“出走”“挑戰”“自我對話”的故事。畢竟是一部經典好電影,我也不想在這裡劇透下去。而當時巧合的是,我手中的就是Castell d’EncusTaika。那種清幽的蘋果香,加淡淡然的氣泡,跟這一齣清新卻帶點壓抑的老電影配得很。在結尾一段落幕後,我忽發其想,釀酒師Raul Bobet身處於幽谷,聽到的除了自然的聲音,其實也只有自己的聲音。嘗試投入他的思緒,其實一開始走入Pyrenees的深山當中,他又有否想過可能會失敗?沒有人告訴他會有12世紀城堡在前面等著他,他可以選擇安份守己,繼續做一個很大眾化的釀酒師,但他卻沒有。正如戲中的男主角,沒有走出大海,永不能站在板上。或者身邊有很多人覺得他不會成功,但至少他相信可以。

 

Raul的酒,很多時就是一種自我對話。也不是穿鑿附會而成,而是當你喝進口中,你不期然會在想,到底當時釀酒師是一種怎樣的心情?而自己也彷彿於深山中,自我冥想著‧‧‧‧‧‧

 

或者...

﹝圖片來自網上﹞

 

 *關於Castell d' Encus Taika 2012: https://sens.com.hk/products/castell-dencus-taika-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