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枝(Grafted)與無接枝(Ungrafted)對葡萄樹的差異

June 14, 2019

接枝(Grafted)與無接枝(Ungrafted)的差異

我們酒款當中包括有一款香檳和數款德國Riesling爲無接枝葡萄酒,要知到葡萄農接枝的原因大多數是避免葡萄樹殺手 - 根瘤牙蟲(Phylloxera vastatrix)的侵害。 這些在十九世紀曾經摧毀過無數植物的根瘤牙蟲生命力和繁殖力驚人,牠專門攻擊葡萄樹的葉和根部,吸取其養分和令根部受傷不能癒合,令其他疾病可乘虛而入。加上牠有令人咋舌的繁殖能力,包括交配繁殖,單雌性繁殖和雌雄卵並生,當大規模爆發時簡直防不勝防。在十九世紀1862年開始,從法國隆河谷,到整個法國,延伸到葡萄牙,西班牙與德國,再到意大利澳洲等。歐洲九成葡萄園被摧毀, 根瘤牙蟲簡直可以用令人聞風喪膽來形容。

當時法國政府聘請植物學教授尋求解決方案,直至1868-1869年法國農業與釀酒專家Gaston Bazille提出何不嘗試用嫁接方法,將葡萄樹莖嫁接在不受根瘤牙蟲影响的美國rootstock(砧木)上,起初人們也存在很多疑問,例如嫁接會否影響風味和葡萄生長?但只要能抵抗根瘤牙蟲再次侵襲,抵消了很多人對用美國砧木會影響風味和對葡萄生長影響存在變數的擔憂。

當然,仍然有很稀少的葡萄園極幸運地並未受根瘤牙蟲影響,換句話說,這便是沒嫁接(Ungrafted)或無接枝葡萄樹的由來,這畢竟存在很少數,大多存在在香檳一些地區(如Ay和Oeuilly),德國摩澤爾(Mosel),意大利西西利島(Etna火山區)等等。

很大機會多得那些土壤的獨特性,令根瘤牙蟲並沒在那幾個幸存的葡萄園出現,在香檳内的Oeuilly產區我們有幸拿到極稀少的Champagne Tarlant La Vigne D'Antan(古老葡萄樹的Chardonnay香檳),和德國Mosel區的古樹Immich-Batterieberg Riesling系列,雖然在Tasting層面如要了解接枝與無接枝在味道上的差異,需要一拼連續品試兩者釀出來的酒,找出味道的分別。但當中存在的變數很多,例如樹行與行之間的差異發酵陳年時過程中間的變數bottle variation等,而且無接枝的產量根本太稀少,似乎並未有太多人在這方面作出深入研究。

曾有美國Zinfandel的葡萄種植者說原生砧木確實可生出更平均顆粒的葡萄串,亦有一些美國砧木對某些葡萄品種顯得會過分吸收土壤内的氮(Nitrogen)和鉀(Potassium)物質,令葡萄和泥土内的酸鹼PH值有不平衡的發展,當中要適當地挑選合適的砧木,隨着接在其上的葡萄品種不同而引起當中吸收和生長上的差異,才有機會令到一些葡萄串有發展不一的情況。

這些研究到目前爲止仍很初步,但可以肯定的是,接枝葡萄樹或許能百分百反映風土,但無接枝葡萄樹(Ungrafted Vines)就肯定能百分百反映當地風土,因為它原本一直就在那裡。

參考資料:
https://www.winespectator.com/articles/do-grafted-or-own-rooted-vines-make-better-w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