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香港法律,不得在業務過程中,向未成年人售賣或供應令人醺醉的酒類。
Under the law of Hong Kong, intoxicating liquor must not be sold or supplied to a minor in the course of business.

Our Exclusive Brands

Please click the logo for more information.



Champagne Tarlant (France)

至今到第十三代的Tarlant傳人哥哥Benoit和妹妹Melanie繼續用心經營著靠近馬恩河(Marne River)的傳奇元祖級Tarlant莊園,莊園裡有一幅極罕有的稱地(Lieu-Dit)* 叫作Les Crayons,那裡全是Campanian Chalk底土,其後曾祖父母Germaine和Georges以及祖父Geo(第8、9和10代)同時將葡萄樹全部種植在一起Cuvee Louis便成了秉承家族精神的香檳,並得到了酒評家極高的評價為“人一生必喝葡萄酒之一”。至今,繼續保育古老葡萄品種多樣性和葡萄園和土地的完整獨特性便成了兩兄妹的使命。他們的身影在和煦的馬恩河陽光下繼續照耀著Tarlant葡萄園。

Instagram@Tarlant

註* MW Charles Curtis 指出其實Grand Cru在20世紀初才使用, 那些年代都是用古老名稱Lieu-Dit和Climat形用獨特的土地


Weightstone (Taiwan)

一個世紀以前,日本人將釀酒葡萄引進台灣,並開始了第一座釀酒葡萄園。發展至1996年。政府補助停止後,民營產業無力投資研發新的葡萄栽培與釀酒技術,因此許多釀酒葡萄園逐漸荒廢。而今,台灣的釀酒葡萄產地僅存不到50公頃。

2009那年,楊文彬先生第一次在葡萄酒杯中遇見由台灣農改場研發的新品種-木杉葡萄(Musann Blanc)時,他心中的夢想開始茁壯,並於隔年成立了威石東,希望能透過現代技術在台灣本地種植傳統及新的釀酒葡萄品種;累積栽培技術並分享每個經驗,幫助葡萄農友穩定生計。楊文彬先生認為葡萄酒產業發展需要引進新時代的專業人才,因此他組織了一支台灣青年農學與釀酒團隊,並導入美國納帕谷(Napa Valley)的種植及釀造技術顧問。

 “台灣農民勤勞、聰明。他們了解也深愛這片土地和作物。我們要努力做出高品質的葡萄酒,才能不負他們,讓他們能為自己努力的結晶感到驕傲。 “ – 創辦人 楊文彬

請容我們以謙恭的心與熱烈的期望,為您獻上這款獨一無二的台灣風土葡萄酒。



In Dreams (Australia)

Nina Stocker是一位非常才華洋溢的年輕澳大利亞釀酒師。 在她只有33年的歲月中,她已經獲得了國際認可和好評,還在2009年獲得著名的New Zealand Wine Awards Sauvignon Blanc trophy。這一壯舉更加令人震驚 因這是她與葡萄打交道的第一年。Nina曾到Rhône Valley,Yarra Valley,McLaren Vale到Marlborough等知名酒莊工作釀造葡萄酒。現在隱居在Yarra山谷,並不斷努力釀酒,希望能拯救在她家附近位於維多利亞州中部Tallarook山脈山麓的葡萄園, 令在圍繞她家的30歲葡萄樹復活,並保護不被鋸下。



Escoda Sanahuja (Catalonia, Spain)

這是一家小型家族式釀酒廠,專注於天然葡萄酒,由西班牙自然運動的先驅和殿堂級人物Joan Ramon Escoda建立。 實際上,Escoda是天然葡萄酒生產者協會(PVN)的創始人,他在西班牙和國外積極參加了許多針對此類葡萄酒的活動和品酒會,並與其他國家的葡萄酒生產者交流並秉持著生物動力法和非干預釀酒哲學。他的一系列橙酒特別是El Bassots得到了多個國際侍酒師的喜愛和認同



Pichler-Krutzler (Austria)

自小受葡萄栽培薰陶的Elisabeth Pichler-Krutzler和Erich Krutzler都是在葡萄家庭中長大的,太太和先生分別在Wachau和South Burgenland出生,可以說,一開始他們已經誕生於葡萄酒傳統中釀酒廠始於2007年11月,是他們結婚的必然結果。他們從不隨波逐流,釀造的葡萄酒具有鮮明的靈魂和強烈的品格,真實地展現了大自然所說的話。每年在附近的古樸的Dürnstein鎮上的Oberloiben村,包括坐落在多瑙河獨特景觀的Klostersatz,Supperin,Loibenberg,Kellerberg或Pfaffenberg著名葡萄園,使用Grüner Veltliner和Riesling經典品種,在大約13公頃的葡萄藤上努力釀造各種不同風貌的葡萄酒。



Ximenez-Spinola (Spain)

Ximenez-Spinola絕對是PX界最獨一無二的精品,在傳統Jerez地區僅存使用100% PX種植的酒莊,為了提升質數,生產量極低,平均每年低過20%的生產量,滴滴珍貴,一試難忘,所以在世界上極為渴求。 除了生產純PX Vintage甜白酒還出產半干Exceptional Harvest和Old Harvest,更將PX葡萄推至另一層次,蒸釀出可襯雪茄的陳年最少25年的PX白蘭地,絕對是葡萄酒界最高級玩家的選擇。 



Tulloch (Australia)

Tulloch的故事始於1838年,(庫克船長抵達澳洲後68年)。當時James Tulloch從他的蘇格蘭故鄉到達澳大利亞並定居在Camberwell。 詹姆斯的孫子John Younie (J.Y.) Tulloch擁有Branxton General Store,並接受了一筆不尋常的債務償還計劃,收下了附近Pokolbin一家43英畝的物業。 Tulloch立即喜歡上該物業,並收下了其中五英畝被忽略的Shiraz葡萄藤,並首次涉足葡萄栽培和釀酒行業葡萄園取名為Glen Elgin,正是Tulloch限量旗艦酒Hector所種植的葡萄園。Tulloch是現時澳洲最受歡迎的酒莊之一,植根在人民心裡,並陪伴著數代澳洲人成長。



Enric Soler (Catalonia, Spain)

Enric Soler於1997年贏得了西班牙的侍酒師冠軍後。他在巴塞隆拿創建了一個品酒室,經營了14年,但在他祖父於2004年去世後,因朋友的勸說和鼓勵下,他最終決定不出售其祖父於1945年在薩瓦內爾(FontRubí)種植的Xarel.lo老葡萄園,並自己成為葡萄酒種植和生產者至今。現在最老的Xarel.lo葡萄樹齡已經超過70年,成為西班牙樹齡最高的Xarel.lo,他釀造的旗艦作品Nun層次感更是精彩絕倫,並已成為西班牙最佳和最具代表性的白酒。


 

Nanny Goat Vineyard (New Zealand)

“Central Otago是我成長的地方,我流著她的血。她令我追逐著一切不可能─ 創造出最完美的Pinot Noir。” --- Alan Peters Oswald,Nanny Goat釀酒師。Nanny Goat葡萄園的名字,來自Central Otago山區漫山遍野的野山羊。自2005年,酒莊釀造出首支Pinot Noir開始,Nanny Goat葡萄園一直致力於釀造出優雅,集中而平衡的美酒,同時讓每一籃葡萄都得以訴說自己獨自的故事。

釀酒師Alan Peters Oswald是大洋洲地區十大傑出年輕釀酒師之一,亦是唯一一人來自紐西蘭。



Ferrer Bobet (Catalonia, Spain)

Ferrer Bobet的一切是從對大自然的尊敬開始,甚至是對Priorat傳統悠久的釀酒歷史一種尊重,釀酒師Raul Bobet和好友Sergi Ferrer-Salat 尋找了一個可以純淨和諧地反映出其產地獨特Llicorella土壤礦物精華的Priorat土地2008年,我們推出了兩種葡萄酒,即Ferrer Bobet Vinyes Velles 2005和Ferrer Bobet Selecció Especial Vinyes Velles 2005,它們是特意挑選用Priorat一些最古老過百年的葡萄釀製。 這兩種葡萄酒是新世紀初開始夢想的第一批成果。是令人振奮而有趣的旅程。



Weingut Fogt (Germany)

Fogt酒莊位於萊茵黑森州西部邊界,鄰近瑞士邊境。 在萊茵河森,他們的土壤和葡萄有著獨特差異的特性。熱情促使他們不斷熱情和艱苦地在葡萄樹下工作才能打造出無與倫比的葡萄酒。



Mojo (Australia)

他們作為Mojo釀酒師,對葡萄酒充滿熱情,更重視美好時光和美好氣氛。 他們只用南澳大利亞最好的葡萄精心釀造的,每個年份都喜歡在旅途中尋找它,但無論到哪裡,Mojo的葡萄酒總是平易近人,價格適中而且該死的美味。 這些葡萄酒是給家人和朋友,甚至和陌生人一起分享,以慶祝生活的歡樂。對他們來說,生活最重要活得精彩,要為快樂的人生乾杯!



Domaine de L'Hortus (France)

Domaine de L’Hortus 被喻為南法Languedoc區中可展現出味道最複雜多變的酒,酒莊在Pic Saint Loup的山麓下擁有多種風土的獨特性,當你品嚐L’Hortus的酒,它會帶出迷人的幽香和深度層次的口感,礦石結構極細緻緊密如石上清泉般秀麗,逐漸的變化描繪像春風吹過竹林,回甘像到達恬静田園般優美。



Castell d'Encus (Catalonia, Spain)

“經過幾十年的學習和冥想,Castell d'Encus形成了。”靈魂人物Raul Bobet如是說

在漫長的道路上追求夢想,夢想是永無止境的,他們通過不斷研究和實驗來描述深遠的葡萄酒世界觀,同時滿滿的挑戰正等著你,不過籍著對葡萄酒的癡迷他們將之視為洗練,再集合地理,氣候,文化習俗(古法石槽釀酒)來製作優雅和新鮮的葡萄酒,繼續探索無限的可能。

他們的酒莊位於萊里達(Lleida),在過千米高比利牛斯山脈位置,能切實地體現了我們的夢想。



Weingut Immich-Batterieberg (Germany)

美麗的葡萄園和大自然景觀完美地交織在一起,沿着山坡幾公里長的石牆,是前人世世代代的努力的成果,由數百萬個大小不一的石板和石英岩構成,地勢太陡峭所以不能用機器,只能全人手工鋪成,細微地將岩石露頭連接起來,還要對齊坡度使其可行,絕對是文化遺產和一大成就。

 一個探索之旅,啟發了莊主Gernot Kollman極力想保留這文化遺產,成了在未來數年的核心任務之一。Immich-Batterieberg在極其陡峭的山坡上經營四個葡萄園,所有這些葡萄園均被列入1868年普魯士葡萄園分類(根據拿破崙1804年的葡萄分類)。 Ellergrub,Zweppwigert和Batterieberg發現於Trarbach和Enkirch之間的一個富含石英岩的板岩地層中,即所謂的“ Starkenburg”斜坡。 Steffensberg葡萄園在Enkirch村後面的純向南山坡,含鐵量高,是最古老的葡萄園之一。他們很高興擁有很大一部分無接枝的老藤,由於它們的基因多樣性和天然的低產量,成就了他們想擁有的高度獨特性,深厚和最能代表每個酒園風格的Riesling。



Champagne Waris-Larmandier (France)

Waris-Larmandier葡萄酒產區位於香檳中心,在宏偉的Avize村莊中。將藝術與自然融為一體。酒莊始建於1989年。自2000年以來,瑪麗·海涅(Marie-Helene)的三個孩子Jean-Philippe, Pierre-Louis和Ines繼續延續家族精神帶領酒莊發展並成為第六代釀酒師。 這個非凡的四重奏渴望將以前的知識和現代實踐相結合。Jean-Philippe加入生物動力學理念,Waris-Larmandier香檳在新一代的帶領下注滿了力量,性格和獨創性。Marie-Helene 說:“我們的葡萄酒喚醒了感官! 就像給它們賦予生命的生物的敏感性和磁力一樣! 這已成為我們的座右銘和力量! 放眼望去,繼續前進,繼續嘗試和積累經驗,感受充滿愛與熱情地向前。"



Weingut C. Von Nell Breuning (Germany)

自1670年至今,C Von Nell Breuning酒莊已有350年的歷史,他們家族致力於Mosel和Ruwer的葡萄酒種植藝術。 自2013年以來,Carmen von Nell-Breuning博士將家族的釀酒歷史延續到了第11代。 他們專注Riesling和Pinot Noir的高貴葡萄品種,這兩個以清晰的風土表現而聞名。 作為Ruwer谷地區最古老的Sekt生產商,他們通過傳統的瓶裝發酵法生產Riesling的起泡酒,非常芬馥怡人。



Catalina Sounds (New Zealand)

Catalina Sounds的旅程始於2005年,以獨特的眼光在Marlborough生產最好的葡萄酒。 Sound of White葡萄園是Marlborough區最精彩的葡萄園,下雪時寂靜之美,白雪皚皚,什麼也聽不到,只見白色散落在白色。既然白色是Catalina的故鄉,所以酒標也是純白色。現在這是他們葡萄酒的基石。品嚐Catalina Sounds Sauvignon Blanc時能感受Marlborough超凡脫俗的美,而且非常獨特。



Domaine Bessa Valley (Bulgaria)

3500年前,遠古色雷斯人(Thracians)中Bessians被喻為最強橫的族人,Bessians一直守護酒神的山谷Bessa Valley。他們維護並保存了葡萄酒之神的庇護所,維持他們的宗教儀式,被稱為最能幹的人。人民大遷徙後,不同的人來了。然而,葡萄酒仍然存在。在羅多彼山脈(Rhodope Mountains)的庇護下,保加利亞成了酒神之國在那山麓下,Domaine Bessa Valley酒莊也受此啟發而建立,兩面環山這極佳的地理位置,因內陸氣候,無論是熱還是冷,山谷狂風抵消了過高的溫度,另外也得益於數公里外的Maritsa河的影響。來自遠古偉大的粘土石灰岩土壤令葡萄酒不僅具有力量和結構,還具有酸度和礦物質感。至今Domaine Bessa Valley被公認為世界上最精彩的保加利亞酒,甚至能從很多其他東歐酒中脫穎而出,令人一試難忘。



Heretat Montrubi (Catalonia, Spain)

Montrubi座落在加泰隆尼亞Penedes產區心臟地帶酒莊高達海拔2000呎,而且更是世界目前唯一極力保育古老加泰Sumoll葡萄品種的酒莊,其中兩款名叫Gaintus Vertical和Gaintus Radical的葡萄酒,非常個性鮮明有活力,而且層次感和礦物感非常豐富細緻,兩款都使用100%純Sumoll葡萄,最能感受到元祖級加泰風味。Gaintus名字其實是以Pyrenees山脈中難度極高的登山路命名,這也代表著他們的哲學理念,就是不斷克服困難,以及保留傳統和原生葡萄物種的多樣性。如想最真切地感受加泰隆尼牙不同原生葡萄品種驚人的潛力和風格,Montrubi一定是首選,更加不要錯過他們的Sumoll,只此一家。

他們獨特的風格,細緻的風味和食物的配搭性也被香港四季酒店米之蓮三星中菜廳龍景軒所選用。



Jean-Luc Baldes Clos Triguedina (France)

Cahors乃是古老品種Malbec的發源地Jean Luc Baldes 先生是 Cahors 產區的頂級酒莊巴爾帝酒莊(Clos Triguedina) 莊主。酒莊名為嚮往晚餐因這是天主教徒朝聖者必經之路古時人們在漫長的朝聖之路途經這裡住宿和吃飯所以亦代表是時候稍作休息再往目標進發!

酒園擁有其中世上最老過百年的Malbec葡萄古樹,成了著名的Probus紅酒,莊主一直努力保留傳統和家族精神,目前眾多巴爾帝酒莊(Clos Triguedina)葡萄酒被挑選用於法國總統府、法國國家參議院、法國眾議院、和當地政府及巴黎星級酒店的指定產品。也相繼贏得倫敦哈洛斯百貨、紐約麗池酒店、法國航空、眾多米芝蓮星級餐廳以及各國五星級飯店等客戶等肯定。產品的特色性也獲得眾多專業媒體的青睞。並且在世界知名的紅酒競賽中多次榮獲各種獎項。